【禁闻】中共为何如此痴迷大规模消杀?

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
下载视频
请点击右键,选择“另存为”下载视频。如遇到问题,请发邮件至:editor@ntdtv.com

【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9日讯】身穿白色连体防护服的防疫人员,也就是俗称的“大白”,对物体喷洒消毒剂,进行“消杀”的场景,在现今的上海随处可见。而西方国家并未把大规模消杀,当成控制疫情措施的一部分。专家指出,这种做法,只是一种政治作秀,而且很可能对人体有害。

“不放过任何死角,‘背包大白’以最严格消杀守‘沪’”。上海长宁区政府官网,4月中旬的一篇新闻报导提到,3月以来,全上海的消防救援队伍,都被调派来参与防疫消杀等任务,消杀面积达8千多万平方米。

据官方数据,上海已经组织了几千名“大白”对小区进行消毒。

除了在一些街区设立专门的消毒品生产站,有些车辆还配备了消毒装置,消毒机器人已经进驻火车站,并在一些检疫中心巡逻。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认为,中国严格的“清零政策”,推动了执法者对所有物品进行消毒的痴迷。

不过,有专家表示,对公园和城市街道消毒,很大程度上毫无意义。

原台北荣总感染科主治医师郑元瑜:“新冠病毒可以存留在物体的表面,理论上具有传染力。但实际上因为飞沫和气溶胶传染的优势差距太大了,所以实际上去阻断接触,或间接的接触传染,它的成效就很低下。所以无差别的全面性户外环境消杀,说它毫无意义的话好像比较夸张,精确的说是它只有一丝一毫的帮助。”

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尼唐宁思(Nicholas Thomas),把机器人和大白在街头消杀的行为,形容为是“表演性行为”,目的是增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。

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:“在整个中共的抗疫过程中,它是政治第一、维稳第二,科学第三。它的所有的一切做法,都是为了一种表演的效果,都是为了达到一种宣传的目的。这就使整个中共的疫情操作,变成它自己一次歌功颂德的机会。”

旅居加拿大的大陆中医师赵中元:“他们是一种欺骗中国人的手段,用来显示所谓体制优势、集中力量干大事,并不是说为了防疫。西方的政治家首先把民生放在第一位,中共它是把它的政权放在第一位,这是他们的区别。”

去年,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(CDC)发布科学简报:科学研究表明,人们每次接触被中共病毒污染的表面,受感染的概率低于万分之一。

罗格斯—新泽西医学院微生物学教授戈德曼(Emanuel Goldman)表示,大规模消毒并未成为西方国家控制疫情措施的一部分,是“因为公共卫生当局在遵循科学”。“任何病例都不太可能是通过接触受污染的表面造成的”。

郑元瑜:“疫情初期对于病毒特性不够了解,料敌从宽,所以大规模消杀在各国还比较常见。但是科学证据的累积之后,这种户外大规模的消毒杀菌,它的防疫成效很低。其实我们只要不随便接触环境中的各种物体,保持良好的人卫生习惯,就可以避免间接接触病毒的传染。所以西方国家按照科学证据,就不会去做大模模消杀。”

在繁忙的公共场所擦拭门把手等,世卫组织表示支持。但它的指导方针也提到,即使是在户外喷洒消毒剂,也可能对人们的健康有害,并导致眼睛、呼吸道或皮肤受刺激或损伤。

一群中国科学家曾发表警告信,过度使用氯消毒剂可能会污染水源。

香港的化学博士邝士山(K Kwong)表示,一些消毒剂雾化后被人体吸入,可致肺部永久纤维化。

赵中元:“(中共)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公民的身体健康。他们折腾式的抗疫只是为了利益。像那个消杀过程中,后面肯定有很多什么权贵的资本在里面。总之这个过度抗疫是在人为的制造灾难,也在消解民间财富。”

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表示,中共抗疫,表面好像投入很大,把老百姓放在中心,但其实很多做法本身没有科学依据,反而演变成次生灾难无限扩张的局面。这种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做法,害惨了中国人民。

编辑/王子琦 采访/易如 后制/李沛灵

相关文章
评论